雖然說起來可能有點不可思議
但剛才我終於從一個我出生時就陪著我的枕頭畢業了,應該吧

這是我阿嬤手做的,家裡每個小孩都有一個
我手上的應該是僅存的最後一個了吧

跟著我從鄉下去了高雄又到台南,搬家後一堆東西都扔了他還是躺在我床上
他承受了我過去很多的感情,可能也吸了不少眼淚
因為只能洗皮不能洗裡面的肉,棉花全受潮軟軟塌塌的
終於已經爛到不能再爛了

其實我早就畢業了
理智上也知道這樣的他早就應該是各種塵蟎的溫床
但是對於把他扔掉就是有種哪邊不對勁的感覺
包括現在

感謝你陪了我這20多年啊
我已經長這麼大了


其實只是想為他留下一點紀錄
但雖然肉扔了,皮還是忍不住留下來了

    全站熱搜

    阿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