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特救隊複習到3.3.7
有點懷念的又燃起對團長的愛
他真是讓我又愛又捨不得又想敲他腦袋
團長就是那種並不是每回出場但主線卻在他身上的角色
在故事裡存在感強大到跟IC21的大魔王差不多

簡易歸納一下他的年表的話:
國中時是名投手
高一弄壞肩膀.成為應援團...長[?]
與奶奶相依為命.家裡發生蟑螂暴增事件
隔年應援團成員增加.包含新一
三年級引退.畢業後到新宿刺青

遇到竹.[?]奶奶去世.發現眼病.被竹嚇跑
不知道是遇到其他事還是竹這件事.血淋淋的被麻姊撿回家
被撿到時已經癡呆化[?].被麻姊教育成男公關
應該是這這時遇到總明與刃威奴[前後順序不明].松事件
成為白衣的紅牌男公關
阿梅哥的家變成收容各種人的民宿

回北關東掃墓發現應援團只剩新一一人
將在新宿落難的新一撿回家
各種事件.華人黑道事件...等
阿梅哥失蹤[就醫].刺青事件.松竹梅重聚

說明眼病問題.回北關東向新一道別後.失蹤
最後一回被拖著領子.與麻姊的結果不明



團長本來是個明亮中帶點溫暖的人
在各種打擊後不知是眼病還是心理問題[或許都有]眼神變得冰冷
但本質一直都是個雞婆的傻瓜

團長的願望就是即使一個人也能堅強的活下去
他不斷介入別人的麻煩卻不希望身邊的人被麻煩捲進去
跟新宿的人們相處時.大家依賴著他而實際上他也依賴著這種感覺
他非常寂寞又害怕寂寞.又討厭這種依賴著大家的自己
於是最後團長離開了.躲到沒有這些人的地方

他不想因為自己而麻煩到其他人
卻沒想到[?]其他人有多依賴他的存在
你真是笨蛋啊!團長!

當時他因為掃墓重遇新一.正在迷惘的他被獨自聲援比賽的新一鼓舞
為什麼新一能一個人撐到結束?
因為當年他就是被獨自聲援比賽的團長吸引而加入應援團
阿梅哥曾經說.朋友就像是一面自己的鏡子[好像是這句話]
新一的聲援讓他重新找到自己了嗎?



團長
比賽...還沒進入結束階段啊...
因為下一場比賽又會在別的地方開始

這是倒數第二回最後兩面.我非常喜歡的旁白
接在阿梅哥道別的笑顏後面.總是令我鼻酸
創作者介紹

涼鞋掉了

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