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梗積壓已久了但一直無緣搞成一個完整作品,再壓下去怕我就要不小心拿來出本了,

於是利用微小說題目做個疏壓(?)

因為這樣所以以下有無視規則暴字數的可能。

有梗時繼續加寫可能。

 

以下暗殺全員→リーダーlove前提,之間錯綜複雜腐氣瀰漫注意。

 

 

Gary Stu / Mary Sue(大眾情人)→普羅修特

靠著他在情人節收到的巧克力數量,整個二月全組人都不必擔心熱量不足的問題。

 

 

Angst(焦慮)→普羅修特

他的本業讓他對自己不論外貌還是內涵都充滿自信。

他的服裝品味總是在雜誌發售當天成為街頭巷尾品頭論足的話題。

以一個大眾情人的角度而言他完美無缺,

只是必須仰頭才能親吻自己喜歡的人有違他的雄性尊嚴。

 

 

Humor(幽默)

打開普羅修特的衣櫃,是彩色相片。

打開里蘇特的衣櫃,是黑白相片。

 

 

First Time(第一次)→加丘

雪花飄落,彷彿無人的小鎮正安靜優雅的輕聲哭泣。

他仰靠著石階,想著不如就覆蓋一切吧,

最好是連自己被濺上的血花甚至整個人都掩蓋起來。

 

不知是降雪抑或是逐漸模糊的意識所造成的白色裡,

一點如墨水般綻開的黑色佔據了他的視線。

 

「...你也想殺我?」他對那團墨水這麼說

「可惜你來遲了...。」

 

 

Fluff(輕鬆)→加丘

每年夏季他唯一且直屬自暗殺組長的任務,就是殺死室內的熱氣。

 

 

Parody(模仿)→普羅修特

他扮演聖誕老人不需要任何變裝道具。

 

 

Suspense(懸念)→貝西、普羅修特

對於組規第七條:《任務完成後,必須儘早對組長當面口頭報告。》貝西對他的新人指導員普羅修特提出疑問:

「大哥,我們明明就有配給手機,為什麼不能用手機報告就好呢?不但方便而且更有即時性...」

「貝西,你想用手機報告當然沒問題,」

普羅修特抓住貝西的衣領往下拉,讓對方能跟自己的視線保持水平「但是當面報告絕對不能省。」

「是...是......」

「告訴你吧,我們家的組長大人,性格多疑而且過度小心,這當然是他能負擔起這個職位的原因之一...」

「重點是,」普羅修特露出意味深長的微笑

 

「不當面用自己的眼睛確認我們參與任務後的狀態,他不會安心。」

 

幾年前我看到關於這個設定的衍生小說,真是喜歡極了。

 

 

Tragedy(悲劇)→加丘

不論是狹義還是廣義而言,加丘都可算是個天才少年。

以組織的角度而言,他不論是從情報收集、操作儀器、破解、過濾、分析圖像訊都可以做得又快又好,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人才。

就是情緒管理"差了點"。

 

當時加丘還未成年,因為一點雞毛蒜皮的小事,他毆打議員的兒子、差點殺了老師、又差點殺了領養他的叔父,最後真殺了來喬事情的黑手黨下級成員。

至於里蘇特收養他的過程一言難盡。

 

加丘還非常年輕,正在人格容易因為環境而產生變化時期,

他的監護人覺得還是該讓他擁有健全的學校生活經驗才行,當他這麼跟少年商量時,少年強烈而且堅定的反駁他:「學校教的東西都太簡單了,我根本不需要浪費時間在那種地方!」

(但學校給予的可不是只有知識層面的東西啊加丘...)

年僅二十來歲便已負擔了相當一個中型家庭的白髮青年有如對叛逆少年苦惱的人父。

之後,加丘經常一有機會便刻意的搬弄高等教育叢書內容以證明自己所言非噓,

於是關於上學的話題就這樣不了了之了。

 

最近,里蘇特正思考著有沒有辦法讓加丘跳級上大學,

他不知道非同儕的環境是否會造成反效果,

他仍擔心加丘的情緒管理與人際問題。

 

他沒有發現正直中二年紀的少年在這種不可一世的態度與近乎偏執的自我表現下,

其實只是想聽到他的一句讚美而已。

 

在加丘v.s米斯達&喬滷肉的時間點,實際上暗殺組裡還活著的只剩下他與里蘇特了,

即使是這樣他還是以賭上性命的覺悟在戰鬥,為了他口中的"我們"的勝利。

前一刻還是個暴躁又神經質的怪咖,卻對自己的夥伴有無與倫比的忠誠,

這種反差讓我覺得他相當可愛。

 

 

UST(Unresolved Sexual Tension,未解決情慾)→伊魯索

他一直不敢讓大家知道,透過每間房間的鏡子,他什麼都看得一清二楚。

 

 

Crime(背德)→伊魯索

伊魯索有許多相當不堪回首的過去,

這或許透過替身能力的覺醒具現在他能力的表現上:「只有他允許的事物能進入他位於鏡子裡的領域。」

而加丘曾經取笑他這種能力簡直跟逃避現實沒有兩樣。

 

伊魯索有個很想要的東西,

具體來說,是種無法具體形容的精神領域的東西,

他從來沒有嘗試隔離過這種無法具體描述的東西。

 

有一年生日,為了慶祝他成年,大家瘋狂的給他灌了一堆不知什麼東西,

他不行了,想逃了,於是就逃走了。

順手帶走了很想要的東西,

 

然後即使在宴會現場依舊一身黑衣的白髮男人突然就倒下來一動也不動了。

 

 

Fantasy(幻想)→伊魯索

「你們見過小精靈嗎?」當伊魯索這麼向他現在夥伴們提出疑問時,在晚餐後塞了九個大男人而顯得有點擁擠的客廳頓時鴉雀無聲。

沒有滲透眾人肅靜的意義,被公認最有自我小世界以至於年近二十卻有些天真的伊魯索繼續自言自語:

「好幾年前我曾經見過耶,就在這棟公寓裡...」

 

「小精靈嗎......」梅羅尼按著下巴,臉色有些凝重。

「幹麻?我沒有騙人!我很確定那個不是幻覺!我見到他好幾次!!」

感覺到客廳氣氛的變化,伊魯索的聲音漸漸有些高昂了起來。

「那個小精靈...大概巴掌那麼大?」普羅修特以低沉的聲音提出疑問

「對!!對!!!!!」

「戴著面具?」聲音轉為沈痛

「對!!!!果然有沒錯吧?!這屋子裡的確住著小精靈對吧!!?」有同伴可以證明自己這種超現實的體驗,伊魯索興奮的四下張望,卻發現所有人包括他的同伴表情全都微妙到極點。

 

梅羅尼的兩眼彎成新月,被坐在旁邊的加丘用手軸頂了一下。

一直只看著彼此的傑拉特與索爾貝此時一人研究起天花板,另一人在研究地板。

貝西從頭到尾都搞不懂這種微妙的空氣是怎麼回事,令人意外的是歪著頭的還有里蘇特。

普羅修特的眼光瞟向從話題開始就異常安靜的霍爾馬吉歐。

 

(都認識這麼久了也該聯想到真相了吧!!!!)

 

戴著威尼斯面具的小精靈,第一次出現在伊魯索面前,差不多是在他進入暗殺組織一個月左右的時候。

小精靈彷彿一直暗中在這個家中守護著自己一般,一開口就打入伊魯索一直壓抑著對陌生環境不安的心,

沒有多久他就很自然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聊起自己的心路歷程,

之後透過小精靈的開導,伊魯索漸漸融入了新的家庭。

 

這個小精靈,加丘也見過,他當年差點抄起床邊比磚塊還厚的精裝書本砸死這個爽朗過頭的生物。

事實上梅羅尼也見過,他們相信沒多久後,新來的貝西也會見到他。 

 


Time Travel(時空旅行)→加丘

他看到那人在臨出發前,幫自己與所有戰死的夥伴們整理好的墓,一種難以言喻的情感刺激著鼻腔

「...馬的!」

「我們在搞什麼東西啊!」

 

其實我覺得JOJO的世界除了正式的替身能力外不該牽涉這個題目。

我只是想旁述在我妄想中,リーダー應該有好好處理他的"家人們"的後事,但應該沒有人幫他處理這件事情,因為他已經是最後一人了。

 

 

Horror(驚慄)→暗殺全員

收房租的大嬸來了。

 

其實組織應該有配給房子,但是因為工作性質他們還是在其他地方租了公寓。

因為原作說他們收入微薄所以估計每個月要繳房租水電時都是一場災難...XD

 

 

Fetish(戀物癖)→暗殺全員

「那個...大家現在用的名字都不是真名嗎?」貝西加入後沒多久的某一天這麼問

「哈哈!幹這行還用真名平常外出不會很難混嗎?代號啦!算是代號!」霍爾馬吉歐回他

「像我就是"起司",然後你是魚。」

「魚很好理解,很適合貝西的能力,你起司是想怎樣?搞笑嗎?」梅羅尼吐槽他

「我經常得跟老鼠大小的生物打交道」霍爾馬吉歐指向梅羅尼「況且你的哈密瓜並沒有好到哪裡去。」

「哈密瓜很香、很甜、很清新,吃了給人天國般的體驗,就像我一樣...」

「像伊魯索的話就是"幻影"。」霍爾馬吉歐想轉移話題的心態一目了然「至於普羅修特...噗!」

「討厭!講出來好丟臉!這是里蘇特取的...」

「為什麼是火腿?」沒有人在意自顧自嬌羞(?)起來的伊魯索,貝西對普羅修特提出疑問。

「嗯?」普羅修特把自己優雅修長的腿"鏗"一聲翹到了桌子上。

「說起來最人如其名的不是那傢伙嗎?"冰塊"」

「也是里蘇特取的吧?」霍爾馬吉歐左右張望了一下,沒看到加丘「他人呢?」

「好像出任務去了。」普羅修特看向天花板

「他加入以後的隔年夏天,來了一份雪糕~又來了一份雪葩。」

「他們互相開開心心的品嚐對方就夠了。」在場眾人以沉默表示同意。

 

「對了,今天晚餐吃什麼?」想到民生問題,霍爾馬吉歐轉向普羅修特。

「墨魚麵。」

「里蘇特不在嗎?」

「好像有事要洽談,也出門去了。」

「那就好。」

 

名字來源整理:

里蘇特→墨魚

普羅修特→火腿

霍爾馬吉歐→起司

加丘→冰

索爾貝→雪葩

傑特拉→雪糕

梅羅尼→哈密瓜

伊魯索→幻影

貝西→魚料理

 

我腦補的リーダー視角暗殺組構成(加入)順序:藍字是原作事實

1974年里蘇特出生(金屬製品)10年前暗殺了酒駕撞死姪子的駕駛,之後進入黑社會

認識霍爾馬吉歐(Little Feat)認識普羅修特(快速老化)7年前成為替身使者

撿到加丘(白色相簿)同年成為暗殺組一員

傑特拉(原作登場時已故,窒息)&索爾貝(原作登場時已故,被切片)加入組織

一些後來消失的成員零失誤下接管暗殺組

梅羅尼(嬰兒臉孔)加入伊魯索(鏡中人)加入維持這個班底數年貝西(海灘男孩)加入

2001年,全員歿

創作者介紹

涼鞋掉了

阿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普羅修特控
  • 所以那個小精靈是誰......難道是嬰兒臉孔試作機?還是性感手槍6號?
    還有伊魯索拿走了什麼東西?
    我覺得HUMOR,PARODY,HORROR三篇寫得真好。
  • 訪客
  • 我猜是戴著面具的霍爾馬吉歐!(舉爪)